五官科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治疗ldquo大肠癌rdquo的 [复制链接]

1#
中科白癜风医院国庆送健康 https://m-mip.39.net/disease/mip_8554017.html

导读:今天学习三位中医名家治疗大肠癌的临床经验。

柏连松

柏连松认为大肠癌系正气不足,邪气乘虚侵入所致,治疗应攻补兼施,尤以扶正为主,提倡应根据疾病的不同阶段,从整体观念出发,分期辨证论治。

早期属气血瘀滞,湿热毒蕴所致,故以消瘤为主,或祛邪兼以扶正,使邪去而正不伤。

常用药为夏枯草30g,海藻30g,太子参15g,白术12g,淮山药30g,半枝莲30g,白花蛇舌草30g,虎杖30g,山豆根12g,木馒头30g,生薏苡仁30g,陈皮9g,焦山楂、神曲各9g。

中期正气尚未衰,但由于病程较长,正气耗损,属正虚邪实,故以攻补兼施为主。

常用药黄芪40g,党参30g,制黄精30g,淮山药30g,龙葵30g,白花蛇舌草30g,半枝莲30g,夏枯草30g,海藻30g,生薏苡仁30g,鸡内金9g,香谷芽30g。

晚期患者正气耗伤,体质衰弱,肿瘤增大侵犯周围组织和脏器,或转移扩散,或给予化疗、放疗、癌肿切除术,造成正气衰败,治当以益气健脾,软坚散结。

常用药黄芪50g,党参30g,白术12g,枳壳9g,淮山药30g,扁豆衣9g,陈皮9g,香谷芽30g,丹参30g,木馒头30g,白花蛇舌草30g,半枝莲30g,焦山楂、神曲各9g。

——张雅明.柏连松运用扶正祛邪法治疗大肠癌的经验.上海中医药杂志,,39(9):31

孙桂芝

孙氏分五型施治:

①湿热蕴毒型:证见腹痛腹胀,疼痛拒按,下痢赤白,里急后重,胸闷烦渴,恶心纳呆,苔黄腻,舌红绛有瘀点,脉弦数或弦滑。治以清热解毒,祛湿攻积。

白头翁汤合槐花地榆汤加减,药用白头翁20g,败酱草30g,半枝莲30g,炒地榆15g,槐花15g,生薏苡仁30g,厚朴10g,苦参10g,广木香10g,川楝子10g,苍术15g,黄柏10g,红藤30g。

②脾虚湿热型:证见面色萎黄,气短乏力,食欲不振,腹痛腹胀,大便溏泻,里急后重,便下脓血,苔黄腻,舌质淡而暗红,脉滑数或沉细。治以健脾化湿,清热解毒。

参苓白术散加味,药用党参15g,白术10g,苍术10g,茯苓10g,厚朴10g,败酱草20g,白头翁20g,半枝莲30g,龙葵15g,乌药10g,白英15g,薏苡仁30g,白芍15g,甘草6g。

③脾肾双亏,寒湿凝滞型:证见面色苍白,形体消瘦,倦卧懒言,四肢厥冷,腰膝酸软,腹痛喜温,久泻久痢,肛门污浊,频出失禁,五更泄泻,苔薄白,舌暗淡,有齿痕,脉细弱。治以温补脾肾,祛湿化浊。

四君子汤合四神丸加味,药用党参10g,茯苓10g,白术10g,肉豆蔻10g,五味子15g,吴茱萸10g,补骨脂10g,黄芪30g,薏苡仁30g,老鹳草15g,赤芍10g,诃子肉10g,苍术10g,焦山楂10g,槟榔10g。

④肝肾阴虚型:证见五心烦热,头晕目眩,口苦咽干,腰酸腿软,遗精阳痿,便秘带血,苔薄,舌红或光红无苔,脉细弦。治以滋补肝肾,养阴清热。

知柏地黄汤加味,药用知母10g,黄柏10g,生地黄12g,枸杞子30g,女贞子15g,茯苓10g,鳖甲15g,山茱萸12g,山药10g,泽泻15g,天冬15g,金银花30g,马齿苋30g,败酱草30g,红藤15g。

⑤气血双亏型:证见心悸气短,面色苍白,形体消瘦,脱肛下坠,大便失禁,腹胀如鼓,四肢虚肿,苔薄白或无苔,舌淡瘦小或干裂,脉沉细无力或细弱而数。治以补气养血,扶脾益肾。

八珍汤或十全大补汤加减,药用黄芪30g,当归10g,白芍15g,熟地黄10g,太子参15g,白术10g,阿胶10g(烊化),生薏苡仁30g,甘草6g,肉桂6g,枸杞子30g,菟丝子10g,鸡血藤15g,槐花15g。

孙氏治疗过程中,重视整体调节,强调本病以正虚为本,湿热蕴毒为标,病变虽在大肠的局部,但从整体观念出发,又是全身功能失调的局部表现,重视健脾益气,扶正培本,调整机体的免疫功能。

临床多选用太子参、炒白术、茯苓、生黄芪、薏苡仁等。因本病多为湿热毒邪,无明显虚寒之象,一般慎用人参、干姜之类温补之品,以免助热生变。

强调湿热蕴毒为病,是引起大肠癌的外因。治疗应在扶正的基础上,兼顾清热解毒,行气化滞,泄浊散结等祛邪治法的运用。常用药物红藤、败酱草、藤梨根、白花蛇舌草、虎杖、八月札、半枝莲等。

孙氏认为红藤专入大肠经,有清热解毒,消痈止痛之功,为治肠癌首选要药,配合虎杖、藤梨根祛瘀通经,解毒抗癌,能防止肠癌的腹腔及盆腔转移。

大肠癌约有8%-10%的病人最终发生肝脏转移,以八月札疏肝理气散结,既能通过加强肝的疏泄功能,疏通肠道瘀滞,有利于祛除肠道邪毒,又可防止土旺侮木,阻滞肝转移的发生。

大肠癌的腹部包块,刺痛拒按,痛处固定不移、便血等症状,乃肠道湿热蕴结,气血凝聚成块,从而形成了肿瘤。故治疗还应活血破瘀,散结消肿。

孙氏善用炮穿山甲、鳖甲、蜈蚣等,便血者加地榆炭、槐花、三七粉等。

穿山甲活血通经,消肿排脓,破瘀消癥;蜈蚣散结止痛,祛风定惊;鳖甲,具有滋阴潜阳,软坚散结之功。

三药配伍,破瘀消癥,解毒散结,消肿抗癌,有协同作用,能够明显地缓解腹痛,抑制肿瘤生长,减轻肠道梗阻,特别是对直肠癌的肛门下坠效果显著。

重视大肠癌治疗过程中气机的升降。由于本病肠道湿热蕴结,气滞血瘀,致使肠道气机升降受阻,浊阴不降,清气下泄,表现为腹胀纳呆,便秘,泄下,里急后重。

根据“六腑以通为用”的原则,治疗便秘者以生大黄、枳实、厚朴、莱菔子荡涤湿热毒邪,清除肠腔郁滞,减轻局部炎症水肿及毒素的吸收。

腹泻者加乌梅、薏苡仁、孩儿茶等。

乌梅功能收敛,止泻生津;薏苡仁健脾利湿,清热排脓,自古为治肺痈、肠痈要药;孙老常用炮穿山甲、乌梅治疗大肠息肉有良效。孩儿茶清热化痰,收湿敛疮,止血消食,生肌定痛,抗癌,对肠癌伴有腹泻、便血者用之最宜。

——张新,孙华,李亚东.孙桂芝治疗大肠癌经验.山东中医杂志,,17(4):-

周岱翰

周岱翰主张辨病与辨证相结合的用药法则。

辨病治疗即针对大肠癌的病理特点和生物学特性,采用具有抗癌作用的单味中药或中成药进行治疗的方法,常选苦参、败酱草、地榆、薏苡仁,或中成药小金丹、平消胶囊等;辨证治疗则是因人、因时、因地而有不同,强调论治的个体化和阶段性。

其分型施治如下:

①湿热下注型:证见下腹隐痛,大便滞下,里急后重,下痢赤白,肛门灼热,口干口苦,或伴发热,脘腹胀闷,小便短赤,舌苔白厚或黄腻,脉滑数。

治以清肠泻热,祛湿止痢,药用苦参、生薏苡仁、槐花、地榆、败酱草、金银花、白花蛇舌草、厚朴、黄连等。

②大肠瘀毒型:证见下腹疼痛,痛有定处,或可摸及肿物,大便滞下,便形扁细,或便下臭秽脓血,脘胀纳呆,疲乏短气,日渐消瘦,口干喜饮,舌苔黄,舌质暗或有瘀斑,脉弦数。

治以清肠解毒,化瘀消瘤。药用苦参、槐花、地榆、败酱草、金银花、白花蛇舌草、鸦胆子、七叶一枝花、赤芍、莪术等。

③脾肾亏虚型:证见腹痛下坠,下腹肿物渐增,大便频数,便下脓血腥臭,口淡乏味,纳呆短气,腰膝酸软,形神俱衰,舌质暗,舌淡苔白,脉沉细。

治以健脾益气,补血固肾,药用党参、茯苓、薏苡仁、莲肉、白术、诃子、何首乌、白芍、苦参、肿节风等。

另外,周氏认为中医学最重要的物质概念是“气”,最重要的生理功能是“通”。

肿瘤是正虚邪盛,虚实夹杂的全身性疾病,而晚期大肠癌临床多见饮食不下,腹痛腹胀,大便秘结等症,多由腑气不通所致,所以强调“六腑以通为用,以降为和”的治疗方法,“急则治其标,缓则治其本”。

对腹痛、泻下脏毒脓血、肠道梗阻等治疗皆以“标急”为主,以“通利”为务,常以木香槟榔丸化裁治疗。

另以解毒得生煎(大黄、黄柏、栀子、蒲公英、金银花、红花、苦参)直肠内灌注以降腑气,通利六腑,使糟粕得除,邪有出路。

如大肠癌因“蕴毒内结”或“毒聚肠胃”致腑气不通,或大肠癌腹腔化疗后燥屎内结致腑气不通,而成“阳明腑实”或“热结旁流”之证,必先通降腑气,方可“急下存阴”而不伤正气。

周氏采用直肠内给药方法荡涤大肠燥结,使腑气通降,肺气肃降,水液输布,气机畅达,则内热得退。

对于大肠癌诸多兼证,辨证均应谨记“六腑以通为用”的生理特点,但见腑气不通,便可用中药直肠内给药,贵在降气通腑,祛邪外出。

——张恩欣.周岱翰论治大肠癌经验.实用中医药杂志,,22(9):

注:具体治疗与用药请遵医嘱!本文选摘自《肿瘤病经方论治》,齐元富主编,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,.6。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这个相亲经历,和那个标题为《关于我3月的一次相亲。》几乎一模一样,可能稍微比他好一点点。

本人今年25,今年大年初3,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妹子,23岁。没有媒人,是街坊也是她的嫂子直接带到我家里面来的。(她跟她嫂子关系特别好)妹子特别害羞,在我家见面全程躲在她嫂子旁边,我根本看不到她的长相,身材很廋,那种病态的廋,(后来才知道cm,35KG)。然后聊了几句,让我们加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